“请帮我报道我的‘丑’事”?

来源:江西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9-08-29

   8月1日那天,我正在办公室整理资料,突然“闯”进来一个人,气喘吁吁地说要我帮他报道他自己的一件“丑”事,说是要通过他的“丑”事让年轻人警醒。“什么?报道一件你自己的 ‘丑’事?”当时我脑袋里“嗡”地一声,蒙了,人家都希望报道自己的“荣耀”,他倒好,要我帮他报道他的“丑”事。听他断断续续说着他要我报道的“丑”事,我心里偷乐着为咱们纪委点了个“赞”,也狠狠地为“闯”入者点了个“赞”。

  “闯”入者名叫李华,是县万宝水库管理局局长,17岁那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985重点院校华南理工大学,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毕业后正值全国水利建设大热潮,家乡水利事业也如火如荼地发展起来,于是在外已经工作了两年的他,被以“急缺人才”的身份调回了家乡,进入吉安市峡江县水利局工作,那年是2011年,他23岁。

  凭借着一身专业知识和一股刻苦钻研的干劲,他很快就在水利局崭露头角:2013年被任命为峡江县水利工程质量监督管理站站长,2016年,被单位推荐为市人大代表候选人。

  正当他跃跃欲试地为取得更大成就而摩拳擦掌时,一个变故将他拉回了原点,一件2013年的往事,用他的话来说是他的一段“黑历史”,终于还是被纪检监察部门深挖出来......

  那时县里一个重点水利项目开工建设,他被局里指派为该项目的业主技术员,负责项目的建设监管和技术指导。工程开工没两个月,施工单位的资料员因不满工资待遇自行离职了,施工单位一时找不到人接手这项工作,就找到了他, 要他兼任他们的资料员,并承诺会给予一定报酬。

  那年他25岁,参加工作三年半,他说当时的他是这么想的:工作了三年多,在水利工程设计、前期工作、项目监管等方面都已经有了接触,对施工这块还没有尝试过,这也算是一项技能, 应该去尝试并掌握;何况既然出了力,拿点报酬也是理所应当的。于是他就接受了这份兼职工作,一年后工程顺利完工,他也就获得了三万五千元的额外“工资”。

  一直以来,他都没把这当一回事儿,以致到事情又过去三年后的2016年,纪委的同志找到他......,随后是一系列的调查取证,事情的本末被完整的还原出来,他的问题也被最终定性:违规在监管服务单位兼职取酬,同年市人大代表候选人的资格被否决,并在2017年11月给他做出了行政警告处分决定。

  一开始他是无法理解的,用劳动换取报酬,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又没有为施工单位弄虚作假,也没有因为个人的身份向施工单位索要超行情的高额报酬,这也违规了?不解和委屈一直困扰着他,2016、2017年连续两年他失去了评优评先的资格,工作的积极性也受到了重大打击。他说是县纪委领导同志的谆谆教导和单位领导的深切关怀带他走出了阴影,县纪委在对他进行回访时反复对他讲述了在企业,特别是监管对象中违规兼职取酬的危害,让他正确地认识到了他的行为错误所在,虽然表面上看是按劳取酬,但正因为他在监管企业中兼职,在履行自身监管职责时难免丧失应有的原则性和严肃性,监督管理从轻从软,失去纪律准绳,对一些本可以进一步完善的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过且过,最终导致工程建设难以创精创优,施工单位也因此获得许多“额外”便利。纪委同志在数次的回访和谈心谈话中还教导他,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对自己问题的认识不清,对错误行为的放纵,很可能就会在今后的工作中,对更大、更严重问题的听之任之,进而丧失组织纪律原则,犯下更大的错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他说组织上能及时发现并纠正他的这次错误,也是对他的一次挽救和帮助。

  单位领导给他调整了岗位,并加强了对他的廉政教育,向他灌输了正确的积极的价值取向,让他放下包袱、轻装前行,用实际行动改正错误,用新的成绩弥补过失。2018年,三年一度的江西省“鄱湖杯”水利建设先进称号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竞争,单位领导任命他作为总负责人,组织相关申报工作,最终我县获得此项殊荣。

  2018年,他的行政处分期已满,单位的领导、同事对他的工作给予了充分认可,并将他推荐为水利局后备干部;县纪委肯定了他在处分期内的现实表现,掌握了他对自身错误从反思到认识、再到引以为戒的心路历程,看到了他在自身廉洁建设工作中的努力,通过了他的组织考察。

  2019年,通过组织考察,县政府正式任命他为峡江县万宝水库管理局局长(试用期一年),他说在新的岗位上,他将不负纪委和单位领导对他的教导和关心,坚守“廉洁从政、清白为官、干净做事”的工作底线,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水库管理更上一步,为我县高质量跨越式发展,为新时代社会主义建设贡献自己星火之力。(峡江县纪委监委 邓春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