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村工作手记 | 邓老汉搬家记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0-05-07

图为邓老汉之前独居的危旧土坯房

图为邓老汉现在与儿子共同居住的小楼房 

  4月15日,我来到二塘村太平坝组走访农村老人,了解他们和子女共同生活的情况。80岁的邓老汉正在家中院子里晒太阳。身后是小儿子修建的两层高小楼房,他就住在一楼。

  “邓大爷,最近住得还习惯吗?”

  “不进风、不漏水,敞亮、通透。土坯房哪有这楼房好?”老人拉着我,把屋里屋外看个遍。他的那股高兴劲全写在脸上。

  老人说,与小儿子一家共吃共住,处得很好,事实证明之前担心被嫌弃都是自己想多了。

  事情还得从两年前我刚担任驻二塘村扶贫工作队队长时说起。到村后,我第一件事就是访遍全村1330户3962人。村干部介绍,邓老汉独自一人住在经久失修的土坯房里,存在较大安全隐患,需要重点关注。我决定就从他家开始走访。

  尽管有思想准备,但当我走进邓老汉当时居住的土坯房里,还是吓了一跳。抬头就能看到从屋顶缝隙透进来的光线,进门一角是土灶,平日做饭炒菜产生的烟把四周墙体熏得黑乎乎的,墙角还有裂缝。屋内到处堆着东西,显得乱七八糟。

  邓老人告诉我,老伴几十年前就去世了,三个儿子都已经成家。大儿子日子过得紧巴巴,但老二和老三承包附近农田,靠勤劳致富,盖了小洋楼。儿子之前也劝他搬去一起住,方便照顾,可老人就是不愿意。

  我心里不由存了个疑惑:是儿子嘴里孝顺没行动,还是儿媳妇阻挠不愿意?多次上户后,我和邓老汉熟悉了起来,才知道几个儿子和儿媳都通情达理,每月都为老人备足米粮,也都表示愿意老人和他们一起住,可老人就是守着这几间土坯房不搬。

  后来,我发现了端倪。老人每说上几句话,总要用纸巾擦鼻涕。他随口说了一句:身上这股“老人味”招人嫌啊。原来,这就是邓老汉的顾虑。他患有鼻炎,还有鼻息肉,鼻子里总有些鼻涕,担心这样会被儿子媳妇嫌弃。

  掌握情况后,我们马上找到老人的三个儿子把话挑明。“这把年纪的老人需要你们子女的照顾。可老人第一想到的是,不要给你们添麻烦。你们不觉得脸红吗?”

  明白了老父亲的良苦用心,三个儿子争着要邓老汉住进自家。几天后,老人就搬进了小儿子家里。

  解决了邓老汉的难题,我不由在想:村里还有没有类似的“老人住老房”问题?

  很快我上户发现,全村有25户老人长期居住在经久失修的土坯房里。有的老人与儿媳关系紧张;有的老人吃要清淡住要清静,不愿与一大家子住在一起;有的老人膝下无子,女儿远嫁外地,既够不上住敬老院的标准,又拿不出钱盖新房……

  症结找准,就要对症下药。我们工作队和镇村干部共同想办法来帮助老人解决住老房的问题。

  我们加大政策宣传力度,在村里举行以“关爱独居老人、接父母同住”为主题的孝善养老活动,让大家明白危旧土坯房存在的安全隐患,耐心细致做老人及其子女思想工作,动员老人搬去和子女同住,引导子女履行赡养老人的义务。

  对有经济能力又不履行赡养义务的反面典型,把他们名字公布在村里公开栏,让他们红脸出汗。我们还对独居老人的子女家庭经济状况和居住条件再摸底,实在不具备与子女同住条件的老人,经集体研究提出维修、加固或重建房屋的对策。

  目前,二塘村里14户独居老人走出土坯房与儿女同住,7户独居老人的土坯房进行了维护加固,拆除重建4户。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看到农村老人最基本的居住安全问题得到解决,作为驻村干部,我的心里感到特别踏实。(大余县纪委监委驻村干部 郭声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