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我的家风故事】“严管就是厚爱”——父亲的家风

来源:江西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8-12-12

    我的父亲叫刘奉斌,1928年出生于江西省莲花县良坊镇田心村的一贫苦家庭,从小热爱学习、艰苦朴素,工作后尽职尽责、深得组织和群众认可,60年代曾任中共莲花县委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退休时历任莲花县委副书记、莲花县人大主任。在任时,他一心为党、秉公执纪、廉洁奉公;离任后,他发挥余热、传承家风、关心教育。

  1981年良坊镇修建田心大桥,大桥采取整木架拱、水泥浇筑建筑方式,由乡亲筹工筹劳,资金紧缺。“我们去找奉斌书记,让他给咱们村拨点经费,当官得为家乡着想……”村干部在村民的怂恿下,来到县委找我父亲。看到家乡的村干部来,父亲热情接待,倒茶问候。但一听到是要他为家乡建桥走后门拨经费,父亲脸色顿时大变,严词拒绝:“公事公办,我绝不会为家里人开后门!大家自己想办法。”村干部灰头灰脸默默回去,村民们对此颇有怨言,“不为家乡着想,当再大的官又有什么用。”

  

  图为父亲留下的各类奖章和缝补衣服的纽扣。

  父亲对老乡不开后门,对自己也要求严格。我们村支部书记胡金龙回忆,父亲1994年退休后,担任县关工委主任,致力扶贫助学,关心下一代成长,经常自己买书和文具送到贫困学生家中。2009至2013年,胡金龙任县人大代表,父亲任列席代表,每次去县里开会,镇里安排胡金龙开车送他,他都婉拒,坚持走路或者坐班车去。

  我会驾驶技术,有一次我向父亲请求在政府院子安排一个开车的差事,父亲对我一顿训斥:“在哪都是干革命工作,我也绝不会用手中的权力为你走关系,你安心在农村干,照样有前途。”后来我在化肥厂当了工人,村里有人挖苦我,“你父亲是县纪委书记,大可以把你安排到县政府去开公车,却还要在这拖‘板车’。”

  我们家唯一享受了一次父亲给的“特权”是1977年底,父亲托人给家里送了两张电影票。刚开始我和母亲开心不已,父亲终于“照顾”了家人一回,可是仔细一看,原来是革命题材电影《卖花姑娘》。父亲表面上给我们开了一次后门,实则是利用红色电影对家人进行革命思想教育。

  

  图为父亲将农药箱子改装成的读书用箱。

  1969年我在洌源共产主义大学读书,看到很多同学都带樟木箱子上学,便要求父亲也买一个。“甘祖昌将军的女儿甘公荣都不讲排场,不攀比,艰苦朴素,你为什么不能?!”父亲对我又是一顿训斥。后来,父亲请供销社店员把一个废弃的装农药的木箱子改造成一个读书用箱。现在,箱子里放着父亲留下的工作学习笔记以及各种荣誉证书和勋章。“这个木箱子就是我们的‘传家宝’,任何时候都不要有攀比心理,要继承和发扬爷爷艰苦朴素的优良品质”,我现在也用这个改造的农药箱子教育儿子。

  

 图为父亲摘抄的学习笔记。

  父亲对我儿子桂树也从小注重家风教育。以拆字游戏进行启蒙教育,用对联进行思想教育:苦读书、勤种田、常节俭、多积德、谨交友;人皆喜宝贵,我独甘清贫;遵祖亲一脉传流克勤克俭,教子孙两道正路唯读唯耕。 

  桂树有一次看到父亲晾一件打了20多个补丁的棉袄,问爷爷为什么不买一件新的。“桂树,这件棉袄是我刚参加工作第一站时发的供给衣服,寄托了我为人民服务的初心,你也要走好勤俭节约的每一步。”

  在父亲的教育下,桂树江西师范大学毕业后,在下坊中学教书,2011年在村里入了党,教学上兢兢业业,并且善用父亲的事迹对学生进行革命传统教育,深受学生喜爱,多次荣获学校优秀教师称号。(口述:刘志明  整理:莲花县纪委监委 李小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