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家书】红色家书不褪色 革命精神永不朽

来源:江西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8-05-09

  在这个资讯发达的年代,家书早已成为尘封的旧物,但其包涵的血脉真情、承载的家国厚重却终成经典,在历史的长河中熠熠生辉。诸葛亮的《诫子书》,以谆谆教诲、无限期望,成为修身立志的名篇;《曾国藩家书》以教育子侄后辈“修齐治平”而闻名于世;《傅雷家书》以苦心孤诣、呕心沥血的父爱深情而经久不衰……深夜拿起《红色家书》这本从战场走来、充斥着硝烟和人间至爱的书,读后心绪难平,久久不能释卷。

  《红色家书》,顾名思义是一本由一群革命烈士、一个个有血有肉的共产党员书写的家信。有些写于硝烟弥漫的战斗间隙,有些写于英勇赴死的前夜,绝大多数都是烈士的遗书和绝笔。每一封家书,都情透纸背,涤风励德,读后不免深思,我们能从《红色家书》中学到什么?同为党员,我们给子孙后代又能留下什么?

  读《红色家书》,就是要学习他们不畏生死、慷慨就义的革命精神。革命烈士刘绍南被捕后,面对国民党高官厚禄的收买不为所动,面对残忍的酷刑折磨威武不屈,敌人让他写自白书,他却奋笔疾书,写下《壮烈歌》,并在受审时和就义的刑场上高声歌唱。《壮烈歌》中“刀放头上不胆寒”一句,让你看到的是共产党员充斥于天地间的浩然正气和豪迈的英雄气概。刘伯坚同志在致兄嫂的信中说“生是为中国,死是为中国”,毛泽东同志的堂妹毛泽建在就义前的遗书中则说“只要革命成功了,就是万死也无恨”。读到这些话,再想想今日和平年代的党员们,这般家国情怀和坚贞不渝的精神确实少了很多、淡了很多。我们必须向先辈们学习,弘扬革命烈士视死如归的革命胆魄和越是艰险越向前的斗争精神,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中不畏风雨、不惧生死,该担当的时候勇敢担当,该挺身而出的时候勇敢站出来。

  读《红色家书》,就是要学习他们坚定信仰、矢志报国的家国情怀。怕死是人的本性。只要是有血有肉的人,没有不惧怕死亡的,唯有内心富足,信仰如钢,意志如磐的人,方能大义凛然、视死如归。方志敏同志用热血和忠诚,谱写了励志报国、革命救国、以身殉国革命三部曲,坚定的革命信仰是贯穿于他整个生命乐章不变的主旋律。他坚信“共产主义世界的系统,将代替资本主义世界的系统,而将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全人类,从痛苦死亡中拯救出来。全世界的光明,只有待共产主义的实现!”“苏维埃的制度将代替国民党的制度,而将中国从最后崩溃中挽救出来!”正是以这样坚定执着、牢不可破的信仰信念支撑着方志敏同志在狱中以病残之躯和国民党反动派作英勇顽强的斗争。史砚芬同志在就义前给弟弟妹妹的遗书中说:“我的死,是为着社会、国家和人类,是光荣的,是必要的。我死后,有我千万同志,他们踏着我的血迹奋斗前进,我们的革命事业必底于成,故我虽死犹存。”他坚信自己的身躯虽死,但革命灵魂永远长存,这种死是光荣。看时下腐化了的共产党员,有何信仰?又有何信念?心中装满的只有高官厚禄和不可遏制的欲望。那些庸庸碌碌、不敢担当的党员干部是否也应该羞愧。作为党员干部,必须坚定信仰,牢记使命,怀抱理想,矢志报国,创造有利于人民、有功于时代的业绩,使有限的生命焕发无限的价值。

  读《红色家书》,就是要学习他们先忧后乐、舍私为公的民族大义。革命烈士有着和我们一样的血肉之躯,生着一样的心脏,并非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也不是刀枪不入的铜皮铁骨。诚如陈觉给妻子赵云霄的遗书中说“谁无父母,谁无儿女,谁无情人,我们正是为了救助全中国人民的父母和妻儿,所以牺牲了自己的一切”。他们只是在民族大义面前,放下小我、选择大我。毛泽建同志在狱中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之际,陈芬姐姐赶来看望她,她提出想看看儿子艰生,而艰生早就因为没有奶吃而夭折,陈芬姐姐还是含着泪从老乡家借来一个婴孩送给她看,毛泽建抱着婴孩亲个没完,陈芬的姐姐不忍心告诉她真相,只是失声哭泣。江诗咏烈士在哥哥信中提到“所不能放心者,就是白发双亲未能奉养,最后托付你们二台老兄。在家总要时刻顺亲之意,顺亲之行,使父母终归乐土”。每当读到这样的场景,内心总会感动不已。作为党员干部,真的要有一种牺牲精神、奉献精神,要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厚植从政之德,带头做到吃苦在前、享乐在后,把个人利益让步于集体利益,把人民的喜怒哀乐牢挂于心。

  读《红色家书》,就是要学习他们苦心孤诣、言传身教的育子良方。现在“富二代、官二代”大行其道,我们是否能为党的事业培养教育出根正苗红的“红二代”?人生的财富,分为房子、车子、票子等物质财富和家风家训家规家教等精神财富。留给后代的,最重要的是精神财富,因为那是用金钱无法度量的。三十位革命烈士以自己的言传身教,为子女后代树立了精神丰碑,这种无形的资产才是至上的珍宝。赵一曼给儿子的遗书中说“我最亲爱的孩子啊!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就用实行来教育你”“母亲死后,我的孩子要替母亲继续斗争”。王器民烈士在给妻子高慧根遗书中说“觉权(王器民之子)设法教育他,引导他继续我的革命事业,勿致他堕落,跑反革命那条路上去,这是你要负责任的啊!”像赵一曼、王器民这样殷殷教诲子女,并以殉道方式为子女树立榜样的烈士千千万万,难以一一赘述,但这种共同的红色家教应该代代传承。

  司马迁有云: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们共产党员的生命从入党那天起就不再属于自己,乃是属于我们矢志加入的中国共产党。千万烈士经受住生死的考验,用生命和鲜血践行了自己的誓言;作为新时代的我们,该如何报国?唯有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夙夜在公、勇于担当,方能不食入党时的诺言,也只有把自己的生命紧紧同党和国家的使命紧密联系在一起,我们的生命才是真有价值的,即便死了,也是“重于泰山”的。

  这封不褪色的红色家书,你收到没有?(铅山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 邓登勇)